思路客 - 科幻小说 - 红楼如此多娇在线阅读 - 第九十二章 秦可卿有孕,其余几房慌了(5000字大章求追读)

第九十二章 秦可卿有孕,其余几房慌了(5000字大章求追读)

        苏然看到这一幕,立马上前将秦可卿扶住了,扭头看了身旁的香菱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了?好好的怎么吐得这么厉害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香菱闻言,手足无措的解释道:“奴婢也不知道,今儿个早上还好好的,中午吃了饭过后就开始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一听这话,脸色忽然变得阴沉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午都吃的什么,把负责厨房的管事给我叫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香菱一看这架势,顿时吓得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她跟苏然回京之后,还从来没见他发过这么大的火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秦可卿又开始吐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一边帮她轻轻拍着后背,一边出言询问道:“这是怎么了?除了想吐,还有哪里不舒服吗?肚子疼不疼?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闻言,扭头看了苏然一眼未置可否,那脸色竟是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回过神来的香菱,连忙冲出了屋外,去喊厨房的管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刚想说话,但一股强烈的呕吐欲又将她的话给硬生生压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如此痛苦的秦可卿,苏然急得脑门上全是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来人呐,快来人呐,快去看看郎中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话音落下,外面就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郎中请来了。”说话的是府里的一个丫鬟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房门就从外面被推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一位须发花白的老者挎着药箱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进门后,老者先向苏然行了一礼:“老朽见过苏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见状,赶忙朝他招了招手道:“快,快给夫人看看怎么回事,这一直吐可不是个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苏然将秦可卿扶着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郎中闻言,慌忙将药箱放了下,紧接着便掏出一张灰色的诊布盖住了秦可卿的手腕。

        隔着诊布,郎中为秦可卿号起了脉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号脉的过程中,郎中的眉头不知为何轻轻皱了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就是这一皱眉,让苏然的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郎中的眉头很快便舒展了开来,随即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然见状,连忙问道:“夫人怎么样了?有没有什么大碍?”

        郎中闻言,不慌不忙的站了起来,朝苏然抱拳道:“恭喜老爷,贺喜老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一看这情况,不由得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吐成这样了,还恭喜我,莫不是欺负我不懂医术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郎中接下来的话却让苏然恍然大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恭喜老爷,贵夫人这是有了喜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一听这话,原本悬着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,他笑容满面的搂住秦可卿道:“快,快回床上躺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虽然一直在吐,状态也不好,但是郎中的话她还是听在了耳朵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自己有喜了,她瞬间是又惊又喜,原本苍白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羞涩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怎么也没有想到,自己刚刚进门没多久,居然就有了身孕,这实在太出乎她的意料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感觉自己还没有做好准备,就已经即将要迎接一个新生命的到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然将秦可卿扶着躺下后,就连忙对一直站在郎中身后的丫鬟道:“快,快去让大太太给郎中拿赏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丫鬟一听这话,连忙笑着跑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府里出了这样的大喜事,她虽然是个下人,但也感到很开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此时,去厨房喊管事的香菱也带着管事跑了进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爷,周管事给您喊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见状,连忙朝她摆了摆手:“没事了,没事了,你们下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香菱一看这情形,顿时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    再看站在一旁的郎中脸上带着笑容,香菱的心里更加犯起了嘀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既然爷发了话,她也不好再站在这里了,只能又跟厨房的管事一起离开了当场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过来为秦可卿诊治的郎中见屋子里除了老爷和夫人,就剩自己一个人了,也识趣的提着药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然紧紧的握着秦可卿的手,眼神里满是温柔和怜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出意外,秦可卿肚子里的将会是自己的第一个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眼前这个女人,无疑就是苏家最大的功臣。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伸手将秦可卿脸颊上一绺凌乱的头发挪开后,满是深情的看着她道:“从现在开始,你什么也不要做,哪里也不要去,就好好在房间里待着养胎,回头我再安排两个丫鬟过来服侍你,每天想吃什么,或者有什么需要就吩咐她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闻言,朝苏然眨了眨眼睛:“我知道了,不过,你要经常来看看我,要不然我每天待在这屋子里会闷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一听这话,连忙道:“当然,除非有特殊情况,我每天处理完公务就过来陪你说话,一定不会让你无聊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秦可卿轻轻点了点头,“能嫁给你我真的很幸福,如果有来生,我还要为你生儿育女,做你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苏然听了这番话,忽然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:“嗯,下辈子不管你身在何处,我都会找到你的,无论哪一世,你都逃不过我的手掌心,这辈子的话,你就多给我生几个孩子吧,然后,让这些孩子天天围着我们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听着苏然的话,脸上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或许是之前吐得有些虚弱了,刚刚还在陪苏然聊天的秦可卿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苏然,则一直陪在她的身边,默默的陪着她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让这么美丽的女人为自己生儿育女,这一刻,苏然感觉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幸福的男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再说那丫鬟急匆匆去了王熙凤的房间后,就将秦可卿有喜的事情跟她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也将苏然让过来管她要赏钱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听到这个消息,心里立马就咯噔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还想着自己第一个进门,可以抢先为苏然生个一儿半女呢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就在昨儿个,还把苏然留在了房里大干了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现在,过门没几个月的秦可卿却捷足先登了,这怎么能不让她心中五味杂陈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过来报信的丫鬟,王熙凤深深吸了一口气,平复了一下心情道:“你把刚刚说的话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丫鬟一听这话,虽然心中疑惑难道自己刚刚没说清楚,但还是开口道:“回大太太的话,四太太中午吃完饭吐了半天,原本以为吃坏了肚子,就请郎中过来诊治,谁想郎中诊治了一番之后,发现四太太居然是有了喜脉,老爷让我来找夫人,把郎中的赏钱付一下,眼下老爷应该在四太太的房间里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听着丫鬟一五一十的叙述,心情变得愈发沉重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当着下人的面,她知道自己不能失了做大太太的身份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王熙凤让丫鬟等着,随即转身去里间拿来了十两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,把这十两银子赏给那郎中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大太太。”丫鬟接了银子,随即就转身离开了王熙凤的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丫鬟离开,王熙然颓然的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感觉自己的人生忽然变得有些黯淡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熙凤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肚子,口中不停的喃喃道:“你怎么就不争气呢?老爷不也灌了那么多东西进去吗?怎么就不能结个果子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王熙凤忽然有种想锤自己小肚子的冲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放弃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只要有这块地,就不愁长不出苗儿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何况,那秦可卿只是有了喜脉而已,离生下来还有好长一段时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顺顺利利的生下来了,又有谁知道到底是儿子还是女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万一生个不带把儿的,那岂不是空欢喜一场!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王熙凤的脑子里闪过了无数个念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这些念头最终都化作了一声长长的叹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府里出了这么大事情,除了当事人之外,自然不会只有王熙凤一个人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可卿有了喜脉的事,很快就传到了另外几房太太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太太何媚儿听到这件事的时候,正在房间里想着这么些日子,老爷怎么一直没来自己的房间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这个消息,何媚儿忍不住有些黯然神伤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几房太太里面,自己的岁数最大,已经三十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自从进了苏家的门,苏然刚开始还来得比较勤,但后来随着娶了几房新夫人,这来的次数就越来越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也正因为如此,这肚子也一直没有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想要一块地长出庄稼来,不播种不浇灌肯定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何媚儿自己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既然已经嫁进了苏家,成为了苏府的太太,就得为自己争取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一瞬间,何媚儿已经拿定了主意,一定要利用自己的优势,这两年努力抓住青春的尾巴,让老爷苏然多来房里待一待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等自己的岁数越来越大,容颜逐渐老去,想要吸引男人那可就更难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三太太红霜,原本老爷苏然上次过来让自己帮着弄账本的事,红霜的心里还开心了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段时间,苏然也确实连续几个晚上在自己的房间里流连忘返。

        红霜曾经一度以为,自己会在几个夫人里面率先为老爷苏然生下子嗣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今儿个从丫鬟嘴里得知的这个消息,却如同一盆冷水一样浇灭了红霜心头的火热。

        红霜抚摸着自己容颜精致的脸庞,眼睛里隐隐有泪光闪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什么不是我?难道就因为我的出身不如她?”

        红霜知道这个问题没有答案,但她还是下意识的将这个问题说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想起了自己凄惨的童年,想起了那些背井离乡,孤苦无依的日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起了在怡香楼,看似被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捧在手心,但却不得不曲意逢迎的生活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只是谗自己的身子,他们或许愿意用自己的金钱和权力来买自己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自己在他们这些人的眼里,自始自终就只是一个玩物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对于怡香楼而言,自己也不过是一棵摇钱树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遇见老爷苏然,估计自己现在还仍然待在那个需要自己假意逢迎的地方卖笑吧!

        或许在某一天,某个人会为自己赎身,但那个人,会像苏然一样不在意自己的过去,而平等的去看待自己和其余几房夫人吗?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红霜忽然在心底感受到了一丝温暖的慰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她又感觉自己应该知足,而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    红霜蓦的从凳子上站了起来,她决定去看望一下秦可卿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样身为女人,红霜知道女人有身孕虽然内心会很甜蜜,但对身体而言却是件很辛苦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自己的身份低微,但在这个家里,从来没有人看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这些人当中也包括四太太秦可卿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何媚儿跟红霜之外,此时此刻,苏府里面还有个女人心里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人便是刚刚嫁进苏府的五太太,贾元春。

        刚刚进门的时候,老爷苏然确实对自己宠爱有加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贾家为自己操办的婚礼,也极其的隆重,再加上皇上和萧妃娘娘的赐婚,满朝文武来了大半,这让自己嫁到苏家来的时候很风光,很有面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贾元春也知道自己的劣势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只论美貌,自己不如秦可卿,甚至就连红霜也能跟自己不分伯仲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论年轻,自己在几个夫人里面虽然不是最大的,但也不算小。

        细细算来的话,好像就只有二太太何媚儿比自己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甚至和大太太王熙凤相比,自己也要大上几个月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这些都是自己的劣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当然,贾元春也明白自己的优势所在。

        若论娘家的背景,自己在几房太太里面应该可以排在前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太太王熙凤虽然同样出身名门,但毕竟不是嫡长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秦可卿尽管也出身官宦之家小,可是,她的父亲也只是工部的一个营缮郎而已,算不得有多么的显赫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就是这么一个平日里不显山露水,看着只有美貌足以自傲的一个女人,却抢在了所有人的前面怀上了苏家的种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的情形,顿时让贾元春感到压力很大,她感觉自己有些焦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此刻的她,正在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,脸上的表情很是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应该利用什么手段让老爷今后多来自己的房间呢?

        难道要用贾家长女的身份?

        这……这明显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除了这个,难道比容貌比身段自己就能在几房夫人里面稳稳占据优势?

        贾元春感觉,答案也是否定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虽然生得还算周正,甚至身上还带着些贵气,身材也算得上是凹凸有致,皮肤也很白皙,可是,却没有能够明显超越其余几个夫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的贾元春,忽然感觉自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轻嗫咬着自己的红润粉嫩的嘴唇,心中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样的状态下,贾元春煎熬挣扎了很久,总算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思来想去,觉得如果硬要找一个别的女人所不具备的优势的话,好像自己在诗词歌赋,琴棋书画方面的造诣应该算不差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能找到老爷苏然同样也喜欢的某个爱好的话,或许,会为自己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此之外,老爷需要经常处理朝廷的事务,如果自己能够在这方面多帮帮他,哪怕只是抄录一些东西,整理整理文书,也能让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份量更重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想到这些,这位来自贾家的长女忽然觉得自己的未来又有了光亮。

        直至此时,贾元春才想起来,那边秦可卿怀了孕之后,自己既然知道了,肯定得去看望一下呀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然,别的太太听到消息赶过去了,而自己却没有及时到场,岂不显得自己小气,没有度量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贾元春赶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,拿着手帕推门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她刚刚走到门口,又忽然想到了一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自己就这样过去,那估计也基本上跟别的太太一样,在老爷苏然的眼里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如果自己能够为秦可卿未来要诞下的孩子带去一份礼物,那么,是不是更能显得自己有气度,有涵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一想,贾元春打开了装着自己陪嫁物品的箱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从里面挑来挑去,总算在箱子的最底下找到了一块质地上乘的白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块玉的奇特之处在于,整块玉被雕刻成了一个蜷缩成一团的男童模样,看起来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    拿到这样一件礼物,贾元春的眼眶忽然变得有些湿润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块玉压在箱子的最底下,应该是贾家陪嫁过来的最压箱底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寓意,应该是希望自己能够为苏家早日诞下男婴,巩固自己地位的同时,延续苏家的烟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,这块玉却要被自己拿出去作为礼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贾元春忽的感觉有些伤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但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,自己也只有这么做,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别的事情之后,只能等老爷苏然有了空之后再慢慢来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,有些事也不是可以急在一时半刻的,你即便再着急,也只能按部就班的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想着,贾元春将白玉包好,推开房门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走出房间的那一刻,她忽然感觉自己似乎迎来了一次生命的蜕变……